您的位置:首页 > 运动休闲 > 正文

十问深圳史上最牛工资 平均年薪30万收支不透明

  年底晒工资热潮,加上诟病已久的收入分配制度,致“史上最牛工资”网帖一出,即引发网络围观。从上周开始,本报连续追踪报道的深圳市住宅租赁管理服务中心“最牛工资”一事,引发公众关注,甚至在深圳公务员系统也引起热议,包括新华社、央视、中广网在内的多家中央级媒体跟进报道。

  晒工资,回应。再晒证据,再回应。面对诸多质疑,处于舆论风暴眼中的深圳市住宅租赁管理服务中心有自己的态度。但有回应,无内容。在两度交锋中,因为公开信息的极度不对称,导致舆论成一边倒趋势,有调查数据显示,“天价工资”已成为九成网友认定的事实。

  网友的围观和公众的关注,并非只是对收入巨大差距的“羡慕嫉妒恨”,更多的则是对收入制度改革以及财务制度公平公开的呼吁。尽管称有调查,但至今仍无结论。最牛工资是否会不了了之?回顾事件过程,梳理各方反应,有十问指向深圳市住宅租赁管理服务中心。

  1

  职能与物管无异 为何不引入市场机制?

  根据深圳市住建局官方网站资料显示,深圳市住宅租赁管理服务中心是深圳市住房和建设局下属正处级事业单位。内设综合科、计财科、租赁一科、租赁二科、监察管理科、技术与住宅产业化科、维修工程科、物业服务科和租赁管理处,中心现有各类员工共65名,其中在编正式人员63名,编外正式人员2名。负责市本级财政投资建设的保障性住房、政策性住房及小区公共配套设施和商业用房的租赁、维修以及住宅产业化和政府单一产权出租住宅小区物业管理工作。

  由此可知,深圳市住宅租赁管理服务中心就是政府主办的一家物业管理机构。从职能上看,与市场上的物业管理服务公司并无太多差异。但这样的机构为何不引入市场竞争机制,全面实行企业化运作,让政府购买服务,以更少的公共投入获得更多更好的公共服务?

  2

  回应称自收自支 收支信息能否公开?

  22日,深圳市住宅租赁管理服务中心主任朱文芳,副主任朱文、江慎荣,以及综合科科长肖戈扬向南都记者作出正面回应。回应称,该中心是资金自筹的事业单位,实行自收自支的企业化运作。

  作为这样一家占用政府垄断资源的事业单位,收入从何而来?每年收入情况如何?是否有向财政上缴?上缴比例如何?供自己的日常开支从何而来?具体金额几何?这些财务信息内容有无公示?能否进行公开?

  ■我有意见

  公共预算观察志愿者吴君亮:借垄断公权力发高薪不公平

  就深圳租管中心“工资门”事件,南都记者昨日联系了公共预算观察志愿者吴君亮。吴君亮表示,住房租赁管理中心这类经费自筹类事业单位,具有一定的垄断性质,但他们的工资标准在公共预算不透明的现状下,公众不得而知。“这样的信息不对称,直接或者间接侵犯公众的知情权,公民可以个人身份申请信息公开,尽管结果不容乐观”。

  按照深圳住房租赁管理中心回应的说法,其2011年起才会纳入财政部门预算管理。吴君亮表示,如果事业单位没有与公务员类似的限定的工资标准,那么他们一方面以公权力收费牟利,一方面可以和企业一样薪酬自主,显然是不公平的。

  “这应该不是个案”,吴君亮称,深圳类似住房租赁管理中心的事业单位还有很多,他们中或许也存在借垄断公权力收费,薪酬水平畸高的情况。“关键是,现在有关这些事业单位的收入和薪酬分配程序等信息都没有公开,公众完全不知道,”吴君亮说。

  3

  回应“是作废草稿”之前如何制定出台?

  22日,深圳市住宅租赁管理服务中心给包括南都在内的各大媒体的情况说明中称,网上流传的“工资表”是该中心人事劳资部门提出的讨论草案,该草案早已被中心领导否决,是一个废弃的草案。

  既是草稿,且已作废。但作为一家事业单位,即使是部门预算草稿,也会根据实际情况制订。那么,往年的收入情况具体如何?与网上公布内容存在哪些具体的差异?

  4

  既已纳入改革计划

  收支将如何调整变化?

  情况说明中还称,“根据上级部门的安排,此类事业单位2011年将全面纳入财政部门预算管理”。进行事业单位改革后,深圳市住宅租赁管理服务中心在财会制度方面会有怎样的具体变化?全面纳入财政部门预算管理后,支出情况与以往相比会有怎样的具体变化?

  5

  网爆“退休员工节日费1800万”是否属实?

  报料人向南都记者出示的表格显示,今年前三季度,深圳市住宅租赁管理服务中心前三季度退休员工节日费为18096077元。而在2011年测算值中,这一数额大幅缩水为20000元。这些数据是否属实?退休员工有几人?节日费具体到底如何发放?有何标准?金额如何?相隔一年,这一数据前后相差900多倍,与全部纳入财政预算的改革是否有关?

  6

  正式员工与聘用员工

  工资是否区别发放?

  在22日的回应中,深圳市住宅租赁管理服务中心称,之所以在“预算草稿”中报如此高的数额,是为了“报高费用,然后差额摊给聘用员工用做工资发放”。而报料人向南都记者提供的表格显示,该中心正式员工和聘用员工工资发放明显有区分,按照公布金额计算,正式员工是聘用员工的1/3,工资却是其8倍。这一数据是否真实?正式员工工资与聘用员工工资是否区分发放?

  7

  中心收支由哪个部门监管?

  能否公开?

  在回应和情况说明中,深圳市住宅租赁管理服务中心称是根据“上级部门安排”,新方案需经“上级部门”批准。深圳市住宅租赁管理服务中心的财务收支情况到底归哪个部门监管,能否向公众公开?既然新的草案已经重新制订,那么能否将准备上报的新工资方案公之于众?

  ■相关新闻

  中心官网昨日关闭 原因不明

  昨日,多名读者致电南都热线83325000,称深圳市住宅租赁管理服务中心官方网站无法连接。从昨日上午10时至下午6时,南都记者用多个浏览器均未能打开该网站。根据网页快照显示,作为官方网站,该网除发布深圳市住宅租赁管理服务中心工作动态外,还公布一些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保障性住房的政策信息,同时发布一些公房租赁动态的便民信息以及办事指南。

  有读者表示,网站的突然关闭,给需要这些信息的市民造成不便,希望早日恢复,继续提供便民服务。该网站为何停止服务,何时恢复?该中心并未作出回应。

  此外,深圳市住宅租赁管理服务中心卷入“最牛工资门”事件,您对此有何看法?欢迎致电南都热线83325000,报料和发表您的意见均可。

  8

  “虚报”解决临聘工资问题是否涉嫌造假?

  回应中称,“报高费用,然后差额摊给聘用员工用做工资发放”。而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内司委委员吴立民向南都记者表示,临聘人员有专门的项目经费,不需要通过虚报的方式解决,这一做法如果报上级部门审批,涉嫌造假欺骗。对此说法,深圳市住宅租赁管理服务中心有何回应?

  9

  指责报料人造假 能否详尽对质?

  23日,报料人再向南都记者出示另外两份内容详尽的表格数据。在回应此事时,深圳市住宅租赁管理服务中心称做过类似的表格数据,但具体数据造假。既是“造假”,有无具体充分材料证据作为对质?如果报料人伪造相关证据,可以追究其法律责任,并在法庭上一分是非曲直,深圳市住宅租赁管理服务中心是否有此打算?

  10

  回应信息寥寥 欢迎监督是否空谈?

  在22日的情况说明中,深圳市住宅租赁管理服务中心称,该中心将“继续贯彻公开、透明的原则,欢迎社会公众和媒体对我们的工作进行监督”。

  而从网友揭露到媒体曝光,“最牛工资”一事已成为公众关注的社会热点之一。整个过程中,面对精确到个位数和个人的统计清单数据,回应信息寥寥。在两度交锋中,因为公开信息的极度不对称,导致舆论成一边倒趋势。

  在面对公开具体收支情况的要求时,深圳市住宅租赁管理服务中心以“私密”为由未作透露,并拒绝做进一步解释和回应。此做法何谈“公开透明原则”,欢迎公众和媒体监督是否空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