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运动休闲 > 正文

“不来梅拼车”玩起来太贵上海版“不来塞”?(组图)

每到夜晚和节假日,上海各大商圈门口,就会出现招徕拼车生意的男子

  近日,上海出租车及汽车租赁行业表示将推出多项便民计划,而其中计划引进“不来梅拼车”模式的消息引起了诸多关注。

  一方面,去年世博会上赚足眼球的“不来梅共享汽车模式”对于城市交通的助益有目共睹,市民可以节约出行成本,享受更高的出行质量,企业可以从中获利,更畅通的交通为政府带来方便,还为不来梅每年减少了1600吨的碳排放,可谓一举多得。

  但另一方面,这一发源于欧洲的举措到底是否适合上海人的出行模式?已然十分拥挤的城市交通和寸土寸金的市中心地块能否承载“不来梅”模式的创新成本?

  “洋案例”在上海要如何实践?不来梅拼车”“ 在上海会不会“不来塞”?

  不来梅怎么玩拼车?

  “不来梅”模式与其说是拼车,倒不如说是“汽车共享”,其本质更接近于租车。“我小时候母亲就在使用了。”不来梅驻上海办公室的MartinBurger告诉记者。

  他向记者介绍整个系统的运作模式,客户在支付30欧元会员费之后即可加入共享计划,使用所有网点的各种车型。

  租车的费用也非常低廉,几乎所有人都可以承受。如果是租一辆小轿车,只要1.9欧元/小时,也可以按照公里数付钱,还可以长期租赁。最关键的是油钱也算入租金内,不需要另外支付。

  在使用前你需要通过电话、网络或者短信进行预约。到达停车点之后在一个类似于银行柜员机的机器上刷卡,即可选择自己想要的车型,最后按使用时间和里程数进行结算。“就好像你要搬家,只要在系统上预约一下时间,填一下从哪里到哪里,在离你家最近的一站刷卡,输入密码,就可以拿到车钥匙。”MartinBurger用流利的中文向我们解释。

  在这一计划下,一个普通家庭每个月的汽车支出在150欧元左右,要比不参加汽车共享计划的家庭节约一半以上。

  目前不来梅设置40个共享停车点,提供约150辆共享汽车,使用这一服务的消费者超过5600人。根据德国家庭拥有私家车的现状,共享服务为不来梅减少了1000多辆私家车,如果将这些车一字排开,需要5公里长的停车场地,还减少了约2000吨二氧化碳排放。“1辆共享汽车的使用率相当于6辆私家车。”在同济大学可持续发展研究中心诸大建教授看来,这种“但求所用,不求所有”的方式是解决城市交通难题的良方。现在的城市交通拥堵病,日益增长但使用效率却很低的私家车正成为罪魁祸首。一项调查表明,约有30%的成员加入“汽车共享”计划后甚至卖掉了私家车。

  上海版“不来梅”,玩起来太贵

  这样一幅美好图景到底能否在国内“落地”?在世博会期间,就已经有不少对于“不来梅模式”进驻上海的讨论。

  Martin表示:“希望汽车共享能在上海成功,需要再次强调的是,人们需要意识到汽车共享这不仅是生意,更是一种崭新的生活方式,以及解决城市交通难题的方案,它将有助于提高人们的生活品质。”愿望很真诚,但真要在中国“落地”,还有不小难度。

  汽车共享将要在上海遇到的第一个关卡,就是远甚于不来梅的面积和人口,上海的地理面积是不来梅的20倍,常住人口则超过不来梅40倍,这还不算每天500万的流动人口。要推行共享模式,至少要在上海建立1500个停车点,在不来梅,这笔费用全部由政府承担,而在上海,即便市政府有这样的大手笔,市中心寸土寸金的地皮也挤不出那么多的车位。

  想要进行创新就必须砍掉已有的私车停车场,并投入大量资金用于设备的购买和车辆的维护,且很有可能在短期内城市用车不减反增。面对这样的“创新成本”,需要有勇气尝试,有能力投入,并且有面对和解决各种副作用的决心。这不仅需要企业,更加需要城市管理者的全情投入。

  “汽车共享”不仅仅是生意

  其次,即便解决了前期投入问题,“不来梅模式”在上海依旧可能会面临用户群不大,反响度不高的问题。

  从国外经验来看,“汽车共享”的绝大多数客户和潜在客户,是家庭、个人用车,主要以中高收入家庭为主,其主要用途为家庭旅游、探亲访友、临时外出等。而在中国,这部分人用车只占整个汽车租赁市场的10%左右。

  大多数国内租车的用户为单位用车或商旅活动用车,他们对价格往往不敏感,需要的不也并不是廉价的小轿车,而是有面子的商务车。

  在国外,一张信用卡足以佐证客户的信誉,可到了国内,这就行不通了,总不见得拿房产证做证明。眼下国内汽车租赁业中,骗租、骗盗、逾期不还车、租金无法收回、超出约定范围行驶等行为司空见惯。此外,由于车辆问题造成损失,或者因违章等造成损失等,究竟应该由谁来负责,至今仍未有说法。

  归根结底,就如Martin所说,汽车共享”“ 不仅仅是一门生意,同时也是生活理念的体现,租不如买是国人的基本消费心态和价值观。这样观念的改变并非一早一夕可以完成。

  大众试水:边缘突破从拼车开始

  面对以上这些困难,上海到底应该如何引入“不来梅”模式?大众汽车租赁选择了通过“边缘突破”试水,以“租赁拼车”代替“汽车共享”。

  据大众方证实,现正与德国不来梅方面正在进行合作洽谈,春节后将进一步细化合作事宜,酝酿合作设立拼车电子商务平台及拼车资源互动平台。

  据前期调查,在浦东、闵行等地区,很多上班族的上下班路线都十分接近,但“一人一车”的开销和能源消耗巨大,同时给环境和交通都带来了巨大的压力。

  因此大众公司根据乘客需求设计“拼客”接送线路,调配轿车、面包车或商务车等,由专业驾驶员提供服务。拼车服务不仅仅在上下班高峰时段提供,还能根据“拼客”要求,为他们购物、旅行或其他活动提供服务。

  大众租赁表示,与不来梅商议的“拼车”供应方式与私家车的“拼车”概念有所不同。“不来梅拼车”服务是提供给用户车辆和驾驶员,有益于保障“拼车”的规范服务和行驶安全,比私家车自行组织的“拼车”在安全保障方面更加周到完善。

  虽然各种细节都还未出台,但我们不难看出“拼车”模式的图景,首先是在城市外围进行试验,提供比较大众化的接送路线,但这样的路线很难满足市民个性化的用车需求,有点类似于汽车租赁和小型班车的结合体。

  而这样的模式如果要进一步拓展到中心城区,则可行度不高,行车路线都是出租车公司统一设计,不符合出租车灵活的特性,记者采访了不少“差头”师傅,开了20年出租的李先生表示:“我不大懂这种模式,不过如果真的用了,估计就上下班的时候有用,而且现在小白领都乘地铁上下班,要迟到了才打车,这个时候拼车又用不上了。”

  在某网站进行的民意调查中,有65%以上的网民表示:“担心法律缺失,出了事故,谁来担责?”

  看来,要通过某一公司单独的“边缘突破”还不足以解决城市的交通困局,不论是“拼车”也好,“共享”也罢,都需要完善的法律保障和市民的出行意识作为辅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