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采购 > 正文

全国人大代表:不要让广州保障房小区变成贫民窟(图)

63岁的戴太乾老人是棠德花苑D区为数不多的非廉租户,他时刻盼着能搬离这里。

???????? 本报讯昨日,在穗全国人大代表用一整天的时间全面视察广州住房保障实施效果和建设进度,看到多个住房保障工地已经破土动工,人大代表对广州保障住房的力度表示肯定。对于本报报道棠下、车陂地块将增加数千廉租户(本报昨日广州读本A07版曾详细报道),有代表表示不要让保障房小区变成贫民窟。同时,他们呼吁加强配套设施投入,提高保障房小区的软件实力。

  叹户型:保障房胜过香港公屋

  全国人大代表昨日下午来到位于天河区车陂路西侧的泰安花园,这里今年推出的925套经济适用房已经全部售罄。

  走进泰安花园装修一新的样板房,这里不仅有光洁的地板砖,还有开阔的客厅和阳台,人大代表纷纷发出感叹:“这里比我住的地方都好”“明显好过香港的公屋”。

  广州市住房保障办公室副主任黄信敬对人大代表表示,由于目前开售的经济适用房大多是在国家控制面积政策出台之前设计的,所以户型偏大。今后要在更小的空间里实现更多的功能,现在开建的广氮新社区中就有50多平方米三房一厅户型。

  忧配套:硬件上去了软件跟不上

  在视察中,全国人大代表每到一个保障房小区,最关心的问题就是配套设施是否完善。昨日一大早,人大代表就来到同德花园廉租房住户75岁的区阿姨家,她每月只有400多元的低保收入,小儿子没有稳定的工作,只能打些散工维持生计。区阿姨告诉记者,她搬到这里就是感觉看病不太方便,由于不能在同德花园的医院报销医药费,她每次看病还是要回到老城区。

  全国人大代表倪惠英昨日指出:“政府在建设保障房方面一定要做好配套,加大这方面的投入,不要让保障房小区变成贫民窟。”还有很多人大代表关心保障房小区的教育配套,在中山大道以北的珠吉保障房小区,就有人大代表担心这里位置偏远,缺少中学。

  广州市住房保障办公室副主任黄信敬表示,珠吉保障房小区将建设1549套廉租房和1664套经济适用房,“这里交通不是很方便,我们正在与交委沟通设立公交站场,同时通过楼巴来解决交通问题。”

  对于教育配套问题,黄信敬坦言,现在保障房选址难主要是面临教育和交通问题。“教育硬件已经很好了,比如金沙洲建的中学达到国家级示范标准,但软件方面的师资不行,开的班次也不够多,困难家庭宁愿早上5点起床送小孩到老城区上学。”

  问夹心:明年有望继续建限价房

  视察中,广州市国土房管局局长谢晓丹表示,广州将在明年尝试推出经济租赁房政策,对于不符合保障房标准的收入群体,将通过组织社会力量建设经济租赁房来解决这部分人的住房问题。为此政府还将出台相关土地和税收优惠政策,鼓励社会力量参与。

  作为解决夹心层住房问题的限价房昨日也受到人大代表关注,广州市国土房管局局长谢晓丹表示,明年有望继续推限价房用地。

  谈聚居:地铁沿线也将建保障房

  对于有的居民担心建设保障房小区会拉低周边物业价值,黄信敬回应指出,目前金沙洲、广氮都建设了大型保障房小区,并不妨碍这些区域建设高档楼盘。“广州是一个具有包容特性的城市,不应排斥困难家庭。”

  黄信敬还表示,为了方便困难家庭出行,目前广州已经开始在地铁沿线储备保障房用地,今后还会在入住之前先做好保障房小区的配套。对于街道基层民政人员缺乏的问题,他表示有关部门会不断增加这方面的投入。

  ■非廉租户反应

  大批穷人将至?富街坊想卖楼

  棠德花苑D区,满满地住有300户廉租户。他们是从1999年开始陆续搬入的,转眼间已过了10年。然而,随着越来越多“较富裕”街坊的搬入,廉租户们的卫生状况和部分精神病人的状况开始被诟病。听说数千新廉租户将扎堆棠下片区,一些较富的街坊动了搬迁的念头。

  “这里成为穷人堆,是一个悲哀。”棠德花苑业委会主任夏为苗听说,按规划,新的保障房项目建成后,会有至少5000廉租户进驻棠德花苑,他和不少人可能会考虑卖楼。

  在夏为苗的印象中,小区里D区的廉租户和自己从来没有交集:“他们有问题不会来反映,来反映我们也没义务处理,因为他们并不是这里的业主。”因为D区廉租户心知,整个D区只有一个大业主,就是住保办。

  夏为苗是小区中相对生活富裕的一类人,“2004年以来商品房转卖,已经入住的二手房买家已多数是有经济能力的阶层。”他指出,小区中已不再如十年前“清一色穷人”,偶尔能从一些细微小节上,看到两类街坊共处一区的矛盾。“不时有小区业主来投诉D区的卫生差,狗多、到处拉屎。”不少人都觉得,走入D区的任何一个楼道,马上就能从卫生情况中发现这里与其他楼的区别。

  “楼里三天两头就会有吵架声。”与廉租户紧密为邻、却是非廉租户身份,63岁的老人戴太乾是住在D区为数不多的非廉租户,住的只是单位的公房。在此生活了10年,他感觉自己是个夹心层,无时无刻都想尽快搬离棠德花苑。

  “我不会放弃照顾他们,但是要做得好、照顾周全亦不容易。”1999年,棠德北社区居委会成立,谭秀玲几乎是和廉租户同一时间进驻社区。她坦承,廉租户每年增加,在管理和服务中,面临越来越多问题,对廉租房街坊的照顾,根本不是单凭一片热心和爱心,就能够做得到的。

  ■廉租户诉苦

  “十类穷家子弟住系度”

  梁伯 76岁 孤寡老人

  一把手风琴,一套音响,是76岁的孤寡老人梁伯入住以来的珍藏。“这里生活很乏味,所以买了它。”

  梁伯是1999年从荔湾区逢源路搬来这里的。对D区里面很多人和事都知情,逐渐自己总结出D区的聚居现象:“盲聋跛哑、老弱病残、精神病’,十类‘穷家子弟’都住在西三街D区。”

  但住在廉租房里,他感到最大的困扰并不是“钱”的问题,而是与精神病患者街坊的“博弈”。

  他数了一下,同层、自家楼下,大楼内至少有3名精神病患者。同层的那名精神病患者在不久前跳楼逝世,生前曾经和他“暗战”;又有一位患病男子,曾因梁伯和老街坊在家里唱粤剧,拿着一条木方来撞门,“门穿了一个大洞”。

  “户口在越秀有求无处诉”

  林先生 40多岁 残疾人

  一家三口,分到某栋二楼一间30多平方米的房子里,从德政路搬来已经超过7年的林先生已经觉得幸运:“因为有些肢残级别更高的残疾人,竟然要住在5楼以上。”

  这么多年,他觉得最大的难题,是有苦无处诉:“像我的户口在越秀区,不能找这边的街道反映,有事找住保办也没有用。”他举例称,D区的残疾人曾经反映希望能增加石凳,但一直没有人解决,“后来我们自己搬来石板,也给搬走了。”现在如果遇到问题,“我会直接报警。”

  面对被冷落,林先生称已经适应,但他指出,D区设置中有一个让他无法理解的现象:“我这栋楼有几个残疾人伤残级别比较高,但却要住到5楼以上。